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糨糊编辑部

大勇若怯,大智如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其实他只是想当个守门员  

2011-07-27 22:38:07|  分类: 娘舅视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来源:《足球》 作者:贾蕾仕   时间:2011/7/25


记者北京报道 赖昌星回来了,中国足球圈有关厦门远华的记忆又回来了!尽管从1997年底收购佛山佛斯弟到1999年 “跑路”,赖昌星进入足球圈只有短短的580天,但是这580天里有着许多关于他的故事,虽然动用的都是走私的黑金,但他对足球的痴迷和奢华,至今无人能够超越。
对于赖昌星介入足球的理由,在1999年远华事发后有很多说法,被媒体广泛报道的说法是“通过俱乐部洗钱”,还有“赖昌星是通过厦门远华取悦喜欢足球的厦门市领导”,但是对当时足球圈内人士来说,最能够让他们接受的说法是,“赖昌星是一个球痴”,否则没办法解释他的那些足球轶事。
根据当时厦门远华俱乐部的资金预算,在赖昌星担任董事长期间的总投入为一亿元,按照他入主的580天计算,每天在足球队身上开支为17万元,这创造了一个纪录,12年后有了广州恒大的高投入,但是经历过当年远华队的球员向记者感慨说:“现在的广州恒大赶不上当年的远华。”


一日三餐必有海参龙虾
直到今天谈起赖昌星在远华的投入,那些经历过的队员都认为是自己职业生涯里 “最见世面”的一段时期。1998年春节,远华队在春训结束后从海埂返回了厦门,每一位球员无论主力还是替补都收到了俱乐部打的一万元红包,俱乐部人员发红包的时候特别说:“赖总给大家的过节费。”
收到这一万元的红包,所有队员都以为这只是春节才有的“利是”,但是到了队里才发现每个月都会收到这样的“利是”。除了合同里规定的工资、奖金和训练津贴外,每个月俱乐部都会给队员发5000元的补贴,俱乐部明确告诉队员“这是每个月零用钱”。再后来队员们发现这并不是球员和教练才有的,每个俱乐部的工作人员,包括洗衣工都有5000块的零用钱。
这5000元“零花钱”每到发工资的时候就准时发放,没有拖过一天。在打甲B联赛期间,如果周六和周日的比赛赢球,下周三之前肯定能够把奖金发放到队员卡里,这在当时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,甚至能够令现在的一些中超中甲队伍汗颜。远华俱乐部有按时发放工资和奖金的规矩,这是赖昌星特别嘱咐的,赖昌星说过:“我们不会拖欠工资的。”
为了迎接这支还在甲B打拼的球队,赖昌星把红楼旁边的公寓楼给球队作为基地,这座公寓楼与红楼面对面,紧紧相邻。公寓楼也就是那种三室一厅的住房改建的,每套公寓有一个公用的洗手间和大厅,每个队员住一间房,一套公寓大约住三到四个队员,在1998年已经比还处在专业队时代的其他俱乐部条件好多了。在这套公寓里让队员们印象深刻的是冰箱。俱乐部给每套公寓的房间都配了一台冰箱,住进去以后,队员发现冰箱里面装满了荔枝、点心,还有那个年代中国唯一的运动饮料健力宝,马上队员就到教练房间问:“这个可以喝吗,怎么收费?”教练也不清楚,就去问俱乐部,得到的答复是“冰箱里东西随便吃,不收费”,这个意外让队员很欣喜,接下来另一个欣喜就是冰箱里的水果和食品吃完了,训练回来发现又满上了。
远华的餐厅伙食至今让队员们印象深刻,每天一日三餐都有极为丰盛的佳肴,厨师是专门请来的大厨,据说当时这个大厨“月薪就有好几万”,为了保证营养,远华俱乐部对运动员的菜谱有很明确的规定,每顿饭必须保证每个队员有两根海参,还要有龙虾和鲍鱼,其他的牛肉和鸡肉一应俱全。所有队员都说:“这比国内任何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自助餐都要强。”这让刚刚告别专业队时代“运动灶”的队员们大开眼界,而赖昌星也经常在运动员餐厅用餐,队员们总是能够直接见到俱乐部最大的老板,直到今天这在国内任何一家俱乐部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队员们回想起来都反映,赖昌星脾气很好,从不跟队员和教练动怒。在这580天里,只见到他发过一次火,就是有一天午饭的时候,他把伙食主管叫到食堂,用闽南话很严厉地跟主管训话,队员们在旁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后来才知道赖昌星发现“对虾比平时的小”,主管后来说那天只剩这么大的,赖昌星就发了火,就那一次,因为球队的伙食,只是对虾比平时小。


酷爱足球的他粘着队员
“随和、没有架子”,这是赖昌星给远华队员们的印象,每到吃饭的时候,赖昌星也过来跟队员们一块儿吃饭,赖昌星不只是喜欢踢足球,他非常喜欢跟队员们相处,“一点儿也不像老板,就跟个球迷似的,跟我们粘着”,喜欢跟踢球的队员们一块儿聊天、吃饭和训练。聊天的时候,赖昌星就只聊足球,他从欧美球队的比赛一直到中国球队的甲A和甲B的比赛,还有远华队的比赛,都聊得津津有味,他是个 “超级球迷”,每天只要有时间,正好赶上转播,他都看,有时看的比赛比教练和队员们都多,“聊比赛,我们都聊不过他”。
但是让队员们感觉吃力的地方是赖昌星的口音,“他不太会说普通话,说话口音都是闽南话,跟台湾人说话似的,我们要认真听才行。”队员说。赖昌星除了足球,也告诉队员们不要去那些夜总会,会影响比赛,为此赖昌星在公寓楼旁边还特意修了一间酒吧,酒吧里有各种酒水和茶点。
晚上赖昌星也喜欢跟队员们在一起喝几杯酒聊聊天,酒水是免费的,当时酒吧里,赖昌星也摆上了“路易十三”,凡是队员来喝酒,“路易十三”也是免费的,“我第一次喝路易十三,就是在这个酒吧”,一名队员说,“路易十三”当时卖到一万多块钱一瓶。队里也有不喝酒的队员,赖昌星就让酒吧给他们准备冰糖燕窝,赖昌星认为“这个喝了对睡眠好”。
赖昌星除了工作和应酬外就喜欢跟队员们在一块儿待着,不仅如此,有时跟远华队一块儿训练,是他的一大乐事。远华队训练场就设在厦门体育中心,每天从红楼边上的公寓里,开大巴去训练场,赖昌星也去看训练,球队对他来说就像孩子得到了一个玩具,爱不释手。“赖总脾气很好,跟我们队员像哥们儿一样”,平时赖昌星自己也踢球,他跟集团下面的一群员工和外面的朋友组个队,有空就踢球,他的最大爱好是跟职业队员踢。赖昌星个子矮,却经常守门,戴着大手套,样子很滑稽,他踢球的时候,队员们训练结束也在旁边看一会儿,当然赖昌星守门技术是“菜鸟级”的,被攻破球门是很容易的事情,但是他总喜欢在球门前做出各种笨拙的扑救动作,让队员们笑得前仰后合。看到全队队员在旁边哈哈大笑,赖昌星也憨笑,“他踢球动作很逗,看了就想笑”。
但是即使水平一般,赖昌星依旧酷爱踢球,让队员们记忆深刻的是,有一次,赖昌星跟队员们聊天,他突发奇想,认定如果只上4个职业队员是踢不过赖昌星他们11个人的,但是队员不信邪,“平时天天都在一块儿,就跟他打赌”。赖昌星马上叫11个人,跟这4个队员踢了一场,结果赖昌星的11个人没踢过这4个训练有素的队员,赖昌星为此给了每个队员10万现金。


他好奇却从不干涉球队
赖昌星给教练和队员们的感觉就是个“超级球迷”,每到比赛的时候,只要赖昌星在厦门,总是带着厦门一大群朋友到现场观看比赛,每次都是长长一个车队,有人想找赖昌星也到球场找他。到客场的时候赖昌星也去,最夸张的是厦门远华队在客场对阵云南红塔、重庆红岩和上海浦东时,赖昌星组织两架包机,免费邀请三百多名球迷去给远华队加油,所有人的食宿均由远华集团免费提供,住宿标准都不低于四星级,球队打客场住宿酒店从来没低于四星级。
第三个客场赴上海的时候,厦门球迷与上海球迷发生了冲突事件,足协也参与处理,足协告诉厦门远华俱乐部,要组织球迷赴客场必须要首先保证安全,否则不要随队去客场,从那以后赖昌星就再也没有包机到客场看球了。
球队刚到厦门的时候,赖昌星对球队的业务非常好奇,球队头几场比赛前开准备会,他怕迟尚斌误会他干涉执教,跟他说“我不说”,他坐在会议室里就只是听,并不发言,迟尚斌礼貌地让他说几句,他推辞不掉就站起来说:“你们放下包袱踢,放开了,输赢都无所谓。”这之后他会补充上一句“赢了加奖金”,这话比什么都管用。当时远华队打甲B的赢球奖金,已经达到了80万,比很多甲A队伍都多,每次赖昌星说加奖金就会到100万,这是不成文的规定。
除了赢球奖金,赖昌星也会给一些额外的奖励,有一场比赛结束,赖昌星让俱乐部宣布给每个队员奖励一台彩电,发到手一看是32寸的原装进口东芝彩电。1998年的时候,彩电虽然多了,但是日本制造的32寸大屏幕彩电还是一件奢侈品,队员们收到了惊喜,后来慢慢知道了一些情况,“估计这也是走私进来的吧”。到了国庆节,赖昌星让俱乐部在公寓楼里搞了个联欢,有抽奖环节,说是抽奖,每个人都拿到了奖,有彩电有金笔,每人一份,没有一个人落空。
赖昌星也组织球队做一些善事,队员们印象最深的就是1998年长江遭遇特大洪水,赖昌星个人捐了300万,然后回到基地让俱乐部和球队也捐款,在他带动下,每个人都捐了一万多,少的也有几千的,是所有职业俱乐部里捐得最多的。
赖昌星特别喜欢球踢得好的队员,他除了给过一名大连转会来的队员一辆保时捷跑车外,还请过队员去他在晋江的家里做客,这就不是一般人有的待遇了。有一次,他跟老婆把全队请到他晋江家里去做客,队员们记得那是一个大庄园,“很大,就去吃了个饭,他跟他老婆都在家陪我们。”其实当时只有很少很少的人能够去赖昌星的家里做客,远华队员是其中之一,一般人都会被请到红楼去坐坐。
说到红楼,远华的队员并不陌生,就在公寓的对面,时间久了熟视无睹,看到后来很多媒体说这红楼 “很神秘”,队员们都觉得很不屑。当时红楼里有电影厅,赖昌星就请远华队员去看电影,他们特别记得《泰坦尼克》就是在红楼里看的,但是都不住里面,只有赖昌星批字才能住进去,可是当远华队员受伤后,就可以住进红楼里休息和康复,里面有健身房,赖昌星遇到队员受伤都会同意住进红楼,但是有些队员就不是很愿意住进去,因为“里面没人聊天,还不如住队里,就那么几步路”。
在红楼,远华队员经常能看到柯受良、莫少聪还有杨钰莹等等明星。赖昌星还让俱乐部把球队请到厦门最好的剧院去看演出,“记得是总政歌舞团吧”,队员们至今还有印象。而且赖昌星每个主场都组织几百人的乐队助兴,一年下来费用达到了两百多万,算起来这并不比现在广州恒大每场一个球星轰动效果差。可能是天天见到红楼,队员们事后才开始回忆起关于红楼的一点一滴,“装修很好”、“水管是德国造的”、“楼梯有精钢”、“里面什么都有”……


雄心止于“摘牌制”
赖昌星搞足球也是有想法的,他在队里提出的是要搞成全国冠军球队,他当时的车牌还用了一块“甲A156”,这是他的目标。当时他没提过亚洲冠军的概念,他还组织过一次邀请赛,请了山东鲁能队、吉林敖东和八一队来厦门,包下了厦门市内五星级酒店给球队住宿,冠军奖金100万,第四名也有20万奖金,类似的国内邀请赛的奖金额度后来一直无人超越。
在冲上甲A后,赖昌星提交了一份名单,上面有几乎1997国家队的主力队员,但是生不逢时,当时赖昌星搞厦门远华队的时候,足协的转会制还没放开,还是原来的“摘牌制”,球员需要上榜,连后来的三个自由转会名额都没有,而赖昌星的国脚名单中,全部都表达了加盟的意愿,可是严酷的“摘牌制”之下,没有一名队员敢贸然上榜,中途被截杀的可能性太大,赖昌星的“宏伟目标”只能作罢,那时的老队员也感慨,如果“现在广州恒大遇到那个制度,也没戏”。
当时赖昌星也托人问过中国足协能不能放开转会制,但是被拒绝。足协跟赖昌星的一个交道是,当时赖昌星有一场比赛坐到替补席上看球,足协的工作人员发现后告诉俱乐部转告他是不允许的,尽管当时没有严格的规定,但是后来赖昌星却没有再坐在替补席上看球。
在他玩足球的580天里,从来没有到过中国足协的龙潭湖丙三号的老办公楼,足协的工作人员只有去厦门才能见他一面,赖昌星总是抽空与足协的人和裁判见面。当年蔚少辉回到北京曾讲过一件第一次见到赖昌星的印象,当时蔚少辉和裁判组到厦门,当时一看到他们下车,会议室的门就被打开了,他跟裁判走进房间问“谁是赖老板”,门口那个人走过来说“是我”,蔚少辉事后说:“我还以为他是个门童呢。”这个“门童”一直说要到足协拜访,但是直到“跑路”都没来过。


周一在足球报上看到的一篇文章,很写实,描写中国足球过往的文章总是很有趣,某人作为球迷的身份时,确实也很让人尊敬,其实他只是热爱足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